骄阳与森

有些人是不是脑子有毛病

【翻译】文豪野犬剧场版dead apple小说版太中高潮剧情

超级棒啊!!!!好好吃!开心落泪.・゜゜・(/。\)・゜゜・.

金蔷薇の庭:

翻译了一下文豪野犬剧场版dead apple 小说版的


太中高潮部分剧情


这是这本书





渣翻译!语死早!




有超级彻底的剧透!




有非常露骨的剧透!




有涉及关键剧情的剧透!




不想看剧透请三思!




请三思!




请三思!




请三思!




我只翻译了太中高潮那一段,就是传说官糖能砸晕人的那一段!


插图我会配小说插图和剧场版公式书插图




我不混圈,我也不知道有没有人翻译过……如果有就无视我




一直从空中卫星观察骸砦(骸谷堡垒)的异能特务科也第一时间发现有龙出现,顿时,特务科的通信室里操作员的悲鸣声此起彼伏。


「特异点异常值正在升高!」被恐慌和焦急浸染,操作员紧张地看着正在侵蚀画面的测量值。「现在是六年前的2倍、2.5倍……还在上升中!」


身为负责人的坂口安吾,对着那亮起的代表危险度的赤色点灯露出了僵硬的表情。


现在,特务科已经使出浑身解数,之后就再无他法。话虽如此,也不能一直在一边看着。


用被汗浸湿的手一边敲打着桌子,在焦躁的内心不断祈祷的安吾问道:


「A5158现在在哪?」


操作员还没来得及回答安吾的提问,通信器那边就传来了通信的声音:


「别磨磨蹭蹭的了!下三滥!」


「——!」


 


「这不是正好的暖场吗!」


中原中也——方才透过通信器冲坂口安吾叫嚷的男人,就是那个代号为A5158的异能者,他的嘴角浮起一丝微笑。


这里是横滨的上空。


在这个雾气升不到的高度,有一架嗡嗡作响、滞空的异能特务课的机密作战用运输机「鸿鹄」,螺旋桨搅动着风发出轰鸣声。咣的一声,门空洞地摇动着,中也慢慢推开了舱门。


清冷的晚风扑面而来,圆圆的月亮映入了中也的视野,今夜无云,澄澈夜空中浮着的月亮,如此美丽。


在美丽月色映照之下的是,在雾中矗立的横滨和正在试图把横滨吞噬殆尽的巨大的龙——如此梦幻的景色。


但是雾气和龙都是现实,毫无疑问毁灭已于此齐聚一堂。


 


「中也君。」


冲着眯起眼睛望向横滨的中也,安吾的声音从通信器中传来,


「恐怕太宰君已经被抹杀了,你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吧?」


一边听着安吾扼杀着感情的声音,中也将自己的手套脱下,


「无所谓。」


他的嘴巴动了动。


「这样可以吗?」安吾再次发问,「就算无法收取作为事后取我性命的报酬?」


「别得意的太早。」


中也用高过安吾发言的声音告诫道。


独自一人,准备从横滨上空降落的这时中也的表情,谁也没有看见。传到安吾耳中的只有他平静的声音:


「……六年前,你这家伙是个跑龙套的潜入搜查官。」


中也用一种谅解的口气继续说道,


「就算你当时反对澁泽的投入,也没有人听你的话吧?」


「…………」


对着通信器,安吾一时语塞。


这虽然是我的玩笑话,中也自言自语般地嘟囔了一句。


 


「太宰那家伙,毫无疑问,就在那个里面。」


中也正在注视着的,就是那个在横滨暴走的巨大的龙。太宰被囚禁在那个龙的身体中,中也的直觉这么告诉自己。


 


「不揍他一拳我咽不下这口气啊。」发出这句宣言后,中也简短地说了句,我挂了,便切断了通信。


 


「——……拜托了。」


因为自己的无力而咬紧牙关,安吾满怀悲痛的祷告般的话语,是否传到中也的耳中就不得而知了。


中也只是凭借自己的意愿站在鸿鹄的后部舱门处朝下方眺望。


「我们马上就要飞到目标的上方了。」中也快速看了一眼声音传来的方向,站在他背后的是一名把长发绾在后面眼角上翘的女性。对着穿着一身得体西服的她,中也用略加思考的表情看了看,扬起了眉毛。


「你是,那个时候的小姐。」


「我是辻村。」报了自己的姓名,辻村注视着中也,「你真的要去吗?」


「啊啊。」


「你不能去!」对于速答的中也,辻村瞪着双眼紧盯着他说,「那可是去下地狱哦!」


在辻村看来,所见之处的那条龙显然是超越人类认知的怪物,要是与它战斗的话是绝对不可能赢的。能力者也是人类。然而,若因为过于自信而去与之战斗的话——就是去送死。辻村如此断言。


「你这说的,因为吓破胆就回头这种理由根本对我行不通啦。」


态度坚决地说完后,中也向前迈出了一步,坚硬的鞋底发出响声。




「吓破胆就回头的好时机你知道是什么时候吗?」


中也发问道,他的外套被风鼓动起来,大幅地随风飘舞。


无法判断中也这句问话的意图,辻村困惑地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没有这种时候啦!」


「!」


像是要把辻村的困惑一刀两断似的,中也说完便跳下甲板,他的脚步没有一丝犹豫。


就像已经确信了自己的下落路径一样,中也在空中飞翔着向下坠落。


风压向他袭来,气流切割着皮肤。


他觉得他和那只正在蚕食横滨的巨龙,对视了一下。


中也静静地发出了声音:


「汝,阴沉污浊之宽恕,愿吾不必再次苏醒……」


话音落下,中也的两腕开始生出异能的印痕,异能的印痕发出耀眼的光,光越来越强,在中也的全身四处奔窜,庞大的力量喷涌而出,污浊发动了,中也自己已经无法停止它了。


为了不触碰到雾气,中也用重力维持着自己,他在一栋楼的楼顶落地,同时将那栋楼整个破坏掉了。


中也将脚下的混凝土割裂,混凝土的碎片一下散开,在空中飞舞。


他将破碎的混凝土碎片作为踏板,就像踩在浮在空中的台阶一样,向龙冲去。





「好厉害……」被留在鸿鹄里的辻村一边确认中也的动态一边无意识地嘟囔着,「速度超快地上升着呢。」


同样通过测量仪和卫星画面监控的安吾,通过通信器对辻村说道:


 


「他的异能是重力操作。」


中也的异能是《污浊了的忧伤之中》。中原中也所拥有的异能,是异常强大的力量。


「但是。」安吾沉痛的声音传来,「当他发动那个把自己变成重力粒子化身的污浊状态之时,他是无法自我抑制或者解除的。」


「直到死他都会一直持续暴走吗?」辻村变了脸色。


通信器那端的安吾,静静地表示了赞同,「唯一的解除办法就是用太宰君无效化的异能,但是太宰君已经……」


「怎么会这样……」


安吾也好辻村也好,已经没有更多要说的话了,他们只能注视着以可怕的势头驱散雾气的中也的身影,在一边默默守候着。


 


在辻村和安吾,还有异能特务科众人的守望下,中也在空中漂浮的混凝土碎片上跳跃,向着龙的正面冲去。


感受到中也的气息,龙转向了中也的方向,它的尾部放出了无数的光线,数十道光线变为了龙的形状向中也袭来,将他捆了起来。


然而,中也从内部将他们破坏了。


他弹飞了囚禁自己的牢笼,右手生出了巨大的重力子弹,将拥有强大引力的枪弹朝着龙的鼻尖扔了过去。


同时,龙也从下巴发射出了光弹的攻击。


冲突一触即发。


重力子和光弹互相碰撞,冲击波四处喷发。光芒充斥着天空,中也的身体也被弹飞。连操纵重力的空隙都没有,中也从空中直线坠落,摔倒了地面上,将石阶被重重地砸成两半。


 


中也的身体石阶上躺着,一动不动。


龙将张开的嘴闭上,把光弹收了回去。


数秒的攻防战的结局,龙和中也的战斗已经见了分晓。


 


但是,下一个瞬间。


 


在雾中,突然出现了拿着巨大之物的中也的身影。


中也手里拿着的是―――大楼。


大楼简直像完全无视重力般浮在空中。


中也,手持超过三十层楼以上的楼房,冲着龙揍了下去。


一击。两击。


发出野兽似的呐喊,中也用大楼痛殴着龙。矮小的身体正在进行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大规模战斗。





受到了楼房这样有很大重量的物理攻击,龙再次射出了光弹。


这是从龙仗着的嘴中发出的,第三次攻击。


中也趁机把整栋楼塞到了龙的嘴里。


 


激震发生,大楼塞住了龙,龙破坏了大楼。


由超浓度的能量体组成的龙和重量巨大的楼房激烈冲突,空间都发生了扭曲。


在龙的喉咙深处闪耀着的光弹由于失去了目标,在内部爆发了。


瞄准了这个间隙,中也扬起了拳头。


将全心全力注入的重力子弹袭向龙。


「太宰!」


叫声震动了大气,子弹将龙的身体打穿。


龙的身体发生了扭曲,,似乎承受不住的样子全身化成了光芒。


闪光四射。


龙消失了,取代而之的是满天真红的光芒。


像被灼热的火焰烧灼一般,雾气被一举吹飞,骸砦一带被光包围,在眼睛被灼热光芒闪耀的过程中,骸砦慢慢地失去了它的形状。


由曲线描画的塔楼折断了,漆黑的阴影迎来了毁灭。


在声音传达不到的光的尽头,残留的碎片正在脆弱地崩坏。



 


另一方面,在龙消失的光芒中心,悬浮着太宰的遗体正向中也飘来。





全身的血液涌了上来,中也握紧拳头,高高举起。


抡起的中也的拳头,朝太宰的脸颊揍了过去。


这粗暴的举动,使太宰背后插着的小刀(上面有毒)落了下来。


发出东西突然裂开的声音。


简直就像是含在嘴里的胶囊,因为被揍了的冲击而崩裂的声音。


外表由纯洁的白色和有毒的红色构成的胶囊。


胶囊在太宰口中裂开,里面的药液溢出,粘滑的液体流入了太宰的喉咙。



 


过了不久,修长的手指触碰了被污浊侵蚀,变得像野兽一般的中也的面颊。


立刻,中也的能力被无效化了。



 


「……你是因为信任我才使用了污浊的吗?我都要感动哭了耶……」


冷静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那是直到刚才都是死亡状态的太宰的声音。


听到他的声音中也并没有感到吃惊,中也回应道,


「啊啊,我信任你啊,还有你那该死的生命力和坏心眼。」


现在中也身体上的污浊已经完全消失了,多亏了太宰的无效化。


太宰碰了碰自己被打的一边脸,戏谑地笑了。


「你叫醒白雪公主的方式,稍微有些粗暴呢。」



 


「明明你都预见了我会揍你,还在嘴里藏了解毒剂……」


中也嫌恶地说道。


一切都在太宰的预料之中。


包括费奥多尔假装和太宰合作然后和澁泽勾结,澁泽和费奥多尔联手毒杀太宰治的事,也预料到了异能特务科会招募中也,中也会揍已经死亡的太宰治的事。


不管怎样,一切都在太宰的计划之内。


龙的残骸变成的光芒正在逐渐消失,构成骸砦的大大小小的无数碎片落了下来。


太宰的身体也和那残骸一同落了下来,而在他上面的中也也落了下来。


 


以压在太宰身上的姿势,中也趴在了太宰的身体上,由于感到焦躁他皱了下眉,试图活动失去力量的身体,从太宰的身体上离开。


放开我。中也朝太宰低语道,太宰却制止了他。


「不要动。」


「啊啊?」


为了不让中也动来动去,太宰用手按住了中也的头,中也的脸扭曲起来。


太宰一边环视周围,一边告诉他,


「雾还没有消散的样子,在这个状态下从你的异能下保护你(防止你的异能因为雾气分离)的状况你就谅解一下吧。」


听到太宰说的话,中也吃惊地动了动眉毛:


「……怎么事情还没有结束啊?」


「啊啊,……恐怕是这样,从现在才正要开始呢。」太宰用认真的表情点点头。


「可恶……」中也不甘心地低吟了一句,想要起身,但是因为太宰摁着他的头,他完全动不了。


「我现在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了。」


因为到了极限,中也失去了意识。





在昏迷前中也瞥见了太宰正在看向骸砦的残骸那边。


崩落的塔楼前端还有部分残余,在废墟之上高高突起。


似乎想要看见塔内留下的某人一般,太宰沉吟道,


「都读到这里了……但是在这之前,他才是决定因素。」


在塔的前端,有暧昧的光芒开始从那里放射。


 


夜空还没有变白,宴席还没有终结。


龙在静静地变换着形态。


 



评论

热度(14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