骄阳与森

亲爱的zoro:-) 零厨是我:-)

我就想问问这个世界是不是太不友好了??????????我追忆前抽了60连连个鬼都没有!!!!!!!!活动基本上没加分!!现在活动结束了你特么一个10连全给我来了????????我只觉得很想杀了你啊!!!!!!!!这不代表我特么当初抽的钱真的打水漂了吗!!!!!我特么连2400档的奖励都可以领了!!!当初我抽卡的钱用来打活动多好啊!!我在肝期间真的不止一次这样念啊!!!这对我也太不友好了啊!!!.・゜゜・(/。\)・゜゜・.不过单抽出纸杯零真是so lucky!硬占tag抱歉啦!我爱朔间零。

要完啊!!!!!!作为一个零厨!一个涉厨!一个五奇人厨!这几期是真的要完啊!!!我才刚肝了零!下期涉涉和夏目简直想死!!老零已经把我的钱包掏空了!你都不想想你们的末子吗!!!流泪!想想涉涉啊零!

开心😊!!!!!!!!!虽然知到不应该出来炫!但是!我真的好开心啊!!!!!!!是25卡满破!!!啊!!!!!!我的爱!!!!!这回我的展示有相当一段时间不会换了ww这八天真的是相当艰难了,对于我一个不是大学生的学生党来说这次活动还是有点承担不起的,真的是绞尽脑汁想尽一切办法,每次想不打了,都会被零重新拉回来,真是的我也问自己真的值吗,然而现在还问这个问题真是有点傻了ww,这是我给你的答卷,很高兴认识你,零。今后请一定要更加帅气哦。我爱你

【始隼】看图找区别系列

(❛ั▿❛ั *≡*ᵕ◡ᵕ)ィェィェෆ⃛(❛ั▿❛ั *≡*ᵕ◡ᵕ)ィェィェෆ⃛(❛ั▿❛ั *≡*ᵕ◡ᵕ)ィェィェෆ⃛(❛ั▿❛ั *≡*ᵕ◡ᵕ)ィェィェෆ⃛真的真的爱❤️❤️

鹤球猩:

受到安利跑去听了海和春的二单特典,里面有提到两个队伍一起练习的时候,会互相模仿对方。先不说年下和年中,连队长也模仿起了对方。


还被实锤王春说始和隼模仿对方模仿得超像。




于是想起了Noble Flowers系列的始隼,一开始看的时候虽然觉得有点违和但是并没有多加想什么的,然而对比图一拼了起来,细思恐极,细思恐极。





这上位者的神情、嘴角笑容的弧度,除了相似度99还能说什么。





这个wink从一开始看见的时候就觉得,哇这不是隼经常用的表情吗?


然后看了一圈日常始的图,平常始都是露齿笑的,而隼都是闭嘴笑的,wink就算了,笑容也模仿得一模一样,无话可说,无话可说。





诸君,始隼is real!


就算月para的活动修改愚人节的剧情,也阻止不了我吃始隼糖的!【这个才是重点,对于改剧情表示气卟卟

我抽到了!!!!!!!!!!!!!!!零尼!!!!!!!!!!!!!我抽到了啊!!!!!!!!!我爱你啊!!!!!!!!特么可以活下去了啊!!!!!!!!!这破游戏我真的有点爱你了!!!!!!感谢你让我遇见了他!!!!!能在30连抽中!!我真的感谢你啊!!!!!!果然零你也爱我对不对!!!我爱你💕💕💕💕💕请让我原地爆炸!!!!现在!让我走在满破的路上吧!!请爱我!零!你是我的希望:-)哭泣.・゜゜・(/。\)・゜゜・..・゜゜・(/。\)・゜゜・..・゜゜・(/。\)・゜゜・.

这个是!!!!!!!!!!!!我的娘啊!!!!!!!我要死在你身上啊!!!!!!!我找到活下去的希望了!!!!!!今年我们家零的出场好多啊!!!!!!!!感谢爸爸!!!!!!!!!我爱你啊!!!!!!这破游戏我能肝一百年啊!.・゜゜・(/。\)・゜゜・..・゜゜・(/。\)・゜゜・..・゜゜・(/。\)・゜゜・.有你在我无所畏惧!!!!!我爱你!!!!!!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零,看我啊,我爱你

【渣翻】太宰,中也,十五岁(9)

推推推推推推推(((o(*゚▽゚*)o)))(((o(*゚▽゚*)o)))(((o(*゚▽゚*)o)))(((o(*゚▽゚*)o)))(⺣◡⺣)♡chuya生日快乐🎂!没有什么能送的,但由衷的祝福中原中也生日快乐!!!!明年让我见到更帅的你啊!(⺣◡⺣)♡爱你啊【CHUYA】🎂🎂中也,很高兴认识你:-)

Kakki:

忘了bgm!


分享Aimer的单曲《蝶々結び》http://music.163.com/song/424474124?userid=89584877 (@网易云音乐)


赶上了。。(




Phase.05


在这之后过了一个月。


昼夜交替,街道上悲剧喜剧交加,被称为“荒霸吐事件”的一串破坏的骚动以兰堂的单独罪行处理了。背叛了黑手党的兰堂的家被烧毁,所有的东西被丢进了海里。正常来说按照黑手党的处理方式,背叛者是要连同亲人一起被制裁的,不过兰堂并没有能说得上是亲属或亲近的人。


他的遗体被曝露在荒野一周后被埋葬在乡下的共同墓地里了。


 


在共同墓地里,从海那边吹来了浓郁的海风。


远离村庄的这块寂寥的墓地,像是被推向悬崖一样摆列着的没有碑名的无表情的墓石群,悬崖的另一边是海,被暴露在强烈海风下的墓石每个都看上去悲伤地倾斜着。


在这些墓石的其中一个旁,一位少年以扭曲的姿势坐着。


“真是的,死后也给人带来麻烦的大叔。”中也板着个脸自言自语道,“你生前收集的纪录资料全都被黑手党丢了,托你的福调查真是白费了。你在八年前潜入的政府的设施到底是什么,以及《荒霸吐》到底为什么在那里,这样线索就都没了。”


中也的视线那头是白色的新的一块墓碑,似乎是不知从哪调过来的古老的石头,有些地方缺了口子坏了。


墓石的最底部,有一株小小的蒲公英虚弱地开着花摇动着。


“嘛,不过就算你还活着也不会向任何人说那些事的吧……”


中也下半身一挣跳下了坐着的墓石,两手插进了外套口袋,背对兰堂的墓石走了出去。


“再见,还会再来的。”


中也沿着面朝悬崖的小路走着,一个少年的身影挡在了他面前。


“你在这里啊,找了你好久,中也。”


“白濑……”


是银发的少年,在电子游戏场里找寻中也的《羊》的三人组中的一人。


“找我有什么事吗?”中也问道。


“我想向你道歉。”引银发少年耸了耸肩,“之前我们吵了一架记得吗?在电子游戏厅。在那之后我也反省过了,不能因为我们的情况打扰你想做的事情。那时候你无论怎样都很想抓住犯人的吧?即使这样我们也只优先组织的报复,都说了些什么啊……正确的是你,我们只是依赖你却不去想其他的方法,是我们不好。”


中也露出意外的表情听着伙伴的话。


银发少年继续说。


“因为这次的事情我明白了,明白了《羊》的问题到底在哪。”少年微微笑了,说道,“然后大家商量了一下,定下了解决的方法,你愿意听一下吗?”


中也带着困惑的声音说着“这样啊”走了过去。


“嘛,既然是你们决定的当然是听的。”中也略微停了下,然后走过了少年身旁。


“我也因为这次的事件稍稍有些累了,希望可以多点休息啊……边走边说吧,是什么方法?”


中也走过了少年身旁,开始沿着悬崖边的路漫步起来。


海那边的风格外强力地吹过来,墓地的杂草沙沙地晃动着。


有什么东西强力地击中了中也的背,发出了“咚”的一声。


中也向前倒了下。


“这就是解决方法。”


中也慢慢地回过头,他的背被银发少年按着。


“……你……”


与少年离开他的身体同时——中也姿势崩坏,倒了下来。


他的背上刺着一把崭新的短刀。


从深深刺进去的短刀的根部一股股地流出新鲜的血液。


“在你内心疏忽的时候从视线外部攻击,这样的话就没有时间使用重力了。”银发少年带着笑说道,“是这样把,中也?我可是很了解你的,因为我们都一起这么久了呢。”


“你打算……做什么……”中也痛苦地呻吟道,想要站起来,但是手脚都在颤抖,无法使出力气。


“还是别再动了比较好哦,刀刃上涂了老鼠药。”银发少年的笑容更深了,“暂时手脚会发麻,无法做出像平常那样的动作了吧。真是可怜。要是你不像现在这样这么强的话,就不会遭受这么无情的对待了。”


“这种对待指的是……什么……?”


中也护着背后的伤口,总算是回过头盯着少年。


“是指这个。”


银发少年摇了摇手指,与此同时,有无数的士兵从墓地的另一头出现,朝中也举着小枪。


“这些人是……都是《GSS》的士兵……”


完整装备着的佣兵们呈现半圆形包围着在崖边倒下的中也。


“这就是我们的决定。……《羊》将与《GSS》联手。”


少年这么说着,武装着枪支的少年们出现在了士兵们之间的缝隙中。带着和以前一样严肃的表情,将枪口对准了中也。


“是你不好,中也。”银发少年依旧带着笑容盯着中也,“大家都通过这次的事情感受到了,‘要是下次中也真的想要成为黑手党的伙伴了的话该如何是好?’任谁都能想象到。要是真的这样的话,现在的《羊》将什么都做不了,大家都会被杀的吧,毕竟因为我们都只在依靠着中也这么厉害的能力。将数十人伙伴的性命都寄托在仅一个人的心情上是绝对不可能的,这就是被称作为‘脆弱性’。如同从小孔里侵入进来的洪水摧毁要塞一般的,组织的脆弱性。……虽然是挺难懂的话,中也是明白的吧?”


“你……我、怎么可能、背叛组织……”中也带着苍白的脸色呻吟道,他的脸上密密麻麻地浮现出汗珠,是毒在起作用。


“关于这点,《GSS》不会因为自己的心情而改变态度,只要有利益关系就能够信赖。面对黑手党这样强大的敌人,这样才是更机智的做法。”


中也喘着粗气看向周围,看着夹杂在《GSS》里的握着枪支的少年们。就在几分钟前还以为是伙伴的少年们,现在正用着仿佛是看着可怕的怪物一样的目光盯着中也。


“这样、啊……”中也喘着粗气说道,“我所做的、事情……全部都、是困惑……是吗……”


“对你很感谢的哦,中也。”银发少年拔出了腰间的手枪举向中也。


“《羊》接收了无依无靠的你,但是这份恩情你已经充分返还了。所以中也……休息吧,死了为组织作出最后一份贡献。”


银发少年用下巴向士兵们发出了信号:“杀了他。”


无数的枪口一起开火。


中也用异能停下了最初命中的子弹,但是数量实在太多了,《羊》十分了解对于要杀死中也该使用多少子弹。像豪雨一般射下的子弹向中也杀到。


中也靠着无法动弹的手足在地面上翻滚躲开了子弹,杂草丛生的大地上被子弹射穿了无数的洞孔。


中也向远离包围的方向翻滚,向自己的脚底注入高重力,身体陷入地面,大地中产生了裂缝,速度地扩散了开来。被枪支射穿的地面承受不住这变化。


大地如同是削去了悬崖端头一般地碎裂了。


与大量的砂土一起,中也向悬崖下坠去。


悬崖的下面是掀起怒涛的大海。


“逃到悬崖下面了!”银发少年叫道,“虽然说因为毒他的异能变弱了,但是这种高度是不会死的!快去追!确认杀了他!”


 


浪花四溅,洗刷着悬崖下面的岩块。


悬崖下不算是道路的路上,中也踩着摇摇晃晃的步伐爬着。


“可、恶……”中也两手攀着湿润的岩石说道,“伤口、太深了……”


中也将意识集中在背后的伤口上,往仍刺着的短刀上施加微弱的重力,慢慢地将它从身体中拔出来丢进海里。


身体中流动的毒使异能和身体能力都变得非常弱。


过去的伙伴们都很熟悉该如何杀死无敌的中也。


那是当然的。和兰堂不同,中也并没有向组织隐藏自己的实力,没有道理藏的。


因为《羊》是伙伴。


在悬崖上方传来着士兵们喊着什么的声音,朝悬崖下方传来发散的开枪的声,不过多久士兵们就会包围中也的吧。《羊》的据点、武器的藏处、犯罪记录……《羊》是不可能让知道所有弱点的中也活着回去的。


中叶的嘴角浮现了无意识的笑容。


“什么算、首领、啊……”一边被浪的水花拍打着,中也说道,“我才是最、看不起组织、的人吧……”


中也抓着岩石将身体往上拉,从长着稀疏的树木的斜面中出来,拖着湿了的身体在树木的缝隙中走动着。


突然——前面出现了影子。


是小个子的人影。中也带着严肃的表情看着他,觉得他会绕道到背后去,但是错了。


“呀中也,你看起来很不好受啊,要我帮你吗?”


是太宰。


“太宰……为什么、在这里……”中也茫然地呢喃道。


“是工作哦,森先生真是胡乱差遣人呢。在正式加入黑手党之后立马就被任为部队的指挥。”


像是回应着太宰的话,出现了无数的人影。


是套着黑色衣服、拿着黑色小枪的无表情的黑手党的众人,不带有怜悯之心的宛如机器一般的黑手党成员们。


“与黑手党敌对的《羊》和《GSS》似乎是结为同盟了呢,在他们结成完全合作之前必须教训他们,是这样的工作。嘛,并不怎么困难呢,在午饭时间前解决。”


中也按着伤口喘着气说道。


“你想要……做什么。”看着太宰的眼神变得尖锐,“别说什么、偶然和我、碰上、啊……是想要帮我、卖我个人情……吗?”


“嗯?帮助?怎么可能。我超级讨厌你的。我们只是为了消灭敌人来的,杀了所有人。”


“你说、杀了所有人?”中也的表情冻结了,“《羊》的家伙们、也是吗……?”


太宰带着像是要说些什么的笑容在数秒间沉默地盯着中也。


然后开了口,带着含蓄的口吻说道。


“是的,杀死全员是作战方针,虽然这样说,嘛,如果同事的谁……知道敌人的详细情报的谁能够给点主意的话,修改一下这个方针也是可以的。”


“你说……同事的、主意?”中也带着严肃的表情说道。


“是的,黑手党的同事。敌人的主意无法信任,但是伙伴的主意是能信用的。就是这样的东西吧,组织这东西?”


中也沉默了。


因为他已经理解了,太宰到底想要说什么。


“这么一回、事吗。”中也用嘶哑的声音说道,“也就是说、交易是吧?”


“那么,要怎么办呢?”太宰像是混淆视听一般微笑了,“嘛不过,在电子游戏胜负中输了的某人,要是加入了组织的话还面临着要被当成佣人的狗被狠狠使唤的命运呢。”


中也像是很痛苦地喘着气盯着太宰,即使流着汗,即使脚在颤抖,也没有移开视线。像是所有的答案都写在了那张脸的表面上一般地直直地看着。


可以听见从远方传来的士兵们的脚步声和枪声。时间紧迫。


“《羊》的成员……孩子们、别杀。”中也仿佛是从肺腑中挤出来一般说道,“他们……很长一段时间、接受了他们的照顾。”


“行。”太宰笑着站了起来,“大家听到了吧?工作的时间了。按照刚刚讨论的,不能伤害未成年一丝一毫。走吧——让敌人回想起黑手党是夜晚恐怖的代名词的时候吧。”


太宰像王侯一般行走于林间,像是跟随着他的死之从者一般,黑手党的黑衣人们无言地跟着他,消失在了树林深处。


看着他们的背影,中也不经意间意识到了。


“这样啊”中也说道,“连这个状况全部都……计划好了吗。从在电子游戏场打电话的那时候开始……为了向《羊》植入对我的不信任……”


在电子游戏场,太宰给森打电话让他解放《羊》的人质,而《羊》虽然期待着中也会回来,但是有着要去见犯人的目的的中也优先于事件,他的真实目的也没有向伙伴说明。


于是《羊》意识到了,自己的安全是依存于中也的心情的。


所有的一切都按照太宰的计划走。


太宰连现在中也被《羊》逼迫至此的状况都读到了,然后叫来了救援兵待机。在中也绝对不会拒绝的现在提出交易。


“是恶魔、吗……那个混蛋。”


中也按着伤口站了起来,然后看向了太宰消失的方向,仿佛想要预见到漆黑的少年所创造的未来,想要探寻那些所看不见的征兆。


然后说到:


“……不是很不错嘛……”


 


Epilogue


太宰正走在黑手党大楼的地下通路中。


又长、又白的煞风景的走廊。装饰只用了荧光灯和散布在各处的灭火器。是在敌人袭击时使用的紧急避难通道。


太宰左脚受了伤,撑着拐杖。然后在太宰的身旁是穿着白衣的森,以及抱着玩偶的小小的儿童并肩走着。


“——也就是说,这是你接下来的工作。”


森说道。


“嗯。这个孩子是异能者,呐……呐,你,现在在这里稍稍用下异能来看看。”


太宰向在身旁走着的儿童搭话。儿童看起来大概五六岁,对于太宰的搭话没有任何反应,只是抱着玩偶直直地盯着前方。


“都跟你说了,这个孩子还不能自己控制主异能,因此也不是很清楚具体是什么样的异能。”森把手放上了儿童的头说道,“在认识的人的医院里听说了一个让同房间的孩子受伤了的孩子的事情,把她领了回来。传说似乎她本人没动一根指头就让对方身负重伤了。有什么万一的话会是很危险的事,所以想让能让异能无效化的太宰君来判别一下异能的正体,就是这么回事。”


太宰不客气地目不转睛地盯着小小的孩子。


“久作!”儿童突然很高兴似的说,“唔呼呼呼呼!我、久作!呐来玩吧?来玩吧?”


“行行,等你长大了。”太宰无所谓地回应道。


 


同一个走廊中,响着两双鞋的声音的同时两个人影走着。


“以上是聚会的概要。”人影中的一个——身高比较高的和服女性说着。将仿佛要燃烧起来一般的大红色的头发仅用一根簪子束着,“有什么问题吗,新来的小鬼?”


“可以不要叫小鬼吗?”另一个人影——中也说道,“那问一个问题。为什么把我带去聚会?大姐”


“你才是的,不要叫我大姐。我还没到那年龄。”和服女性瞪着中也,“带你去的理由当然是为了将来。这次聚会的对象是黑手党的幌子公司,森殿下最新赚到的贸易公司的社长。被端上的茶的一丝一毫、对话之间的一分一秒,都能左右黑手党的趋势。像以前一样只要咔嚓一刀砍下对方的头就能解决的时代已经不存在了,早点理解这一点。”


“哈……”中也带着无法接受的表情挠了挠头,“但是,像我这样的家伙一同出席,要是有什么失礼的事的话……要是让对方生气了的话,要怎么办呢?”


“到时候再说。”和服女子用袖子遮着嘴楚楚一笑,“这种程度就会倾斜的屋脊的话,倒不如直接华丽得把它放倒,这还比较合理呢。”


“……是这样吗”


中也以困惑的表情说道。


 


然后——从走廊的另一边传来了向这边接近的声音。


“呐森先生,这孩子是男生?女生?”


“这么说回来……没听说过啊…之后再确认一下书类文件。”


 


然后——从走廊的另一边传来了向这边接近的声音。


“话说回来,小鬼,你抱着的那个黑帽子,昨天还没拿着的吧,是怎么回事?”


“啊,这个吗?这是……”


 


两位少年的声音交错了。


这是在某一个日子、某一时刻、某一处走廊。


不留存于历史上、也不值得留在记忆中的,平凡的一件事。


“……啊——!!”


“啊啊啊啊啊!你这家伙!”


少年的叫声充斥着走廊。


大人们惊讶地看着两个人。


“中也!你以为我为什么要把你拉进组织啊!”太宰发出着怒吼声向中也逼近追问,“你是我的狗吧!我说脚痒了就来挠,我说想吃荞麦面了就去威胁荞麦面店的师傅带过来,我说想看戏剧了就一个人演给我看,这才是你的工作!现在这算什么?红叶的直属部队?出人头地了吗,一帆风顺了吗!既然这么年轻就去给我做底层工作啊这个小型生物!”


“你不许说啊你这个幕后工作混蛋!我是因为自己的意志加入黑手党的,不是你的部下也不是你的狗!鬼知道你的企图!”中也不服输地顶撞道,“而且在那之后经调查那个电子游戏机,我的操作盘不知道被谁泼了饮料水,操作按钮都变得迟钝了!那种比赛无效!”


“啊…哈——?你是不服输吗中也?证明我作弊了的证据在哪儿呢?还是说是什么?你知道我要向全组织发布【这周的不服输中也】的会报了,想要赶紧来为最新号的记事提供帮助吗?”


“谁要帮你啊……等等、等等等等!在加入组织打招呼的时候,大家都带着很微妙的笑是因为那个会报吗!”


叽里呱啦互相叫嚷着互骂的两个少年。


和无奈地看着他们的大人们。


“新首领殿下,让这两个人加入同一个组织真的好吗?”和服女子向森问道。


“可以的,红叶。”森笑着说道,“正因为是同一个组织才好。”


森看向中也拿着的帽子。


是有着黑色帽檐的洋式帽子,那是在中也正式加入黑手党的日子森给中也的东西。


 


“什么啊这黑色帽子?”


几天前——在黑手党大楼最上层的办公室,中也盯着这帽子。


“是加入黑手党的象征哦。”在中也对面站着的森笑着说道,“在黑手党里一般是邀请信任加入的人负责照顾,作为象征会给一件贴身物。太宰君是给了他黑外套,给你的是这个。”


“真是旧的帽子。”中也把帽子翻来覆去地仔细端详,“品味倒是不错……太宰穿的外套可是新品,为什么只有我的是从古着店买的?预算不足吗?”


“不是在古着店买的哦。”森苦笑着说道,“那是兰堂君的遗物。”


中也猛然看向森,然后小心地拿着帽子,再次盯着它。


“兰堂君的遗物几乎都被烧了,不过在那之前曾经过目了一遍。”森坐上了自己的办公椅说道,“他似乎在【荒霸吐事件】的大概两个月前曾经对自己以前的作战进行了调查,那份记录遗留了下来。潜入的秘密设施到底是什么,以及关于同伴的行踪的情报,然后就是——关于政府所持有的《荒霸吐》的生命体的调查记录。”


中也想要读出对方的本意直直地盯着森的脸,但是森带着宛如无法看透的雾一般的笑容,继续开始说话:


“他也并没有得到那么接近真相的情报,不过也掌握了几个新的情报。看来他潜入的设施似乎是进行着军队的将异能和既存生物结合的研究,也就是说,是人工异能的研究。”


“军队的……人工异能?”


“还有一点。《荒霸吐》这个称呼,是八年前目击到那场爆炸的人们取的名字,当然,《荒霸吐》在研究设施中被称为其他的名字:【试作·甲二五八番】。”


中也吃惊地瞪大了眼。


森一时先确认了中也的反应之后打开了办公桌的抽屉,从中取出了一份书类信封。


“这是兰堂君收集到的资料。”森将信封递给中也给他看,“还写了许多其他有趣的东西。”


“这里面……有真相”中也无意识地伸出手,“《荒霸吐》的、我的真面目……”


但是在中也摸到信封前,森一下子把信封抽了回来远离了中也。


中也带着疑问的表情看向中也。


“抱歉了,这是组织的背叛者偷偷拿着的资产。”森用和平常一样的笑容看着中也说道,“本来应该是要烧掉的东西,因此不能这么简单的明示。能看到它的只有在组织中干部级以上的人。”


中也没有动,静静地看着森。


这短暂的、凝缩的数秒时间,在两人没有一丝声音之间流逝了。


“要是不拿出成果来晋升成干部的话,就没有办法看那份资料……是吗?”中也说道,“担心我会背叛,所以把它当成预防策略吗?”


“并没有担心那种事哦。”森像老师一样微笑道,“该担心的是你。”


“什么?”


“担心太宰君啊。在我看下来你们两人都是超群的优秀,加上实力又几乎相等,但是作为首领直属部下被委派任务的太宰君会更早地成为干部的吧。如果他先得到了阅览这份资料的权限的话,你认为他会怎么做?你难道不认为他会为了卖你一个人情将所有的资料背下来后烧了吗?”


中也的脸色刷的变白了。


要是发生了这样的事的话——为了从太宰嘴里问出资料的情报将会不得不承受多么地狱般的痛苦,一瞬间就预想到了。


“钻石只能用钻石来打磨。”森满足地微笑说道,“只有你们两个人切磋琢磨能力、为组织贡献的话,组织就很安宁,即使不依赖于暴力、恐怖和杀戮也能超越先代,我想证明这点,以我的方式。”


中也带着无法说出口的想法听着他的话。


“我”用像是用力挤出来的声音,中也说道,一边偷偷地用手抚摸着仍在疼的背上的上:“我曾经是《羊》的首领,但是伙伴给我的却只有依存与表里不如一的不安。对于加入了你的组织、遵从着你的命令这件事,现在并没有那样的不满,但是告诉我,组织的首领到底是什么?“


面对少年认真的眼神,森的笑容一下子消失了。


他闭了闭眼,又睁了开来,然后用着从没给别人看到过的、纯粹的眼神说道:


“首领指的是,立于组织的顶点,同时也是组织全体的奴隶。只要是为了组织的既存和利益,就要乐于浸身于万般污浊。养育部下、将他们安置在最适合的位置、必要的时候就舍弃,只要是为了组织的话,无论怎样残暴的事我都乐于去赴汤蹈火。这就是首领,所有的一切,”


森移开视线,眺望着窗外广阔又各式各样的街道。


“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守护组织、守护这个心爱的城市。”


有着一副通透的眼瞳的中也听着他的话,浮现出一副几乎可以说是刚出生一般的无垢的表情。


“那是……我所欠缺的东西。”


中也一翻身,单膝跪地低下头。


然后用严厉尖刻的将士的声音说道。


“这样的话,就让我为您献上这片热血和一切,首领。保护您成为奴隶支撑着的这个组织,成为您的奴隶击溃敌人,然后让敌人们认识到吧,轻视港口黑手党的人将会被多么可怕的重力击溃。”


森沉默地看着跪地低头的郑重行礼的少年。


他的脸上是和至今为止怎样的笑都不同的笑容——没有令人难以理解、也没有让人窥不到底的、人类在开心的时候浮现出的最普通的笑容——正出现在他脸上。


然后,只说了一句“我很期待哦”。


 


******


——以上,是黑手党干部中原中也,以及原黑手党干部太宰治加入组织时发生的事件的所有内容。


在那之后,黑手党在森这位新首领的带领下大幅度扩大了力量,确定了经济基础,与政府构筑了巧妙的共生关系,建造了司法机关难以出手的体制。


比任何事都重要的是,在那一年后发生的大灾难——把横滨所有非合法组织都牵扯进来的超巨大战争,统称【龙头战争】。港口黑手党以最小的被害克服了这场被称为横滨黑社会史上最恶的这场战争,因此在疲软的黑社会中,黑手党相对来说扩展了版图,构筑了作为现在的磐石的支配体制的基础。


以及——在那之前,以其极其优越的活跃度为组织作出贡献的中也,比被预告的干部就任的时间更早就得到了阅览兰堂留下来的资料的机会。


他以得到的情报作为线索查明了关于自己的出身的真相,然后与异能谍报员保尔·魏尔伦对峙了。兰堂的亲友,同时也是背叛者的魏尔伦并没有死,然后从他那里听说了事件的真相。


与黑帽子的异能者·魏尔伦的对决、以及关于被消灭的研究设施的阴谋和秘密——关于太宰与中也两人对于此的行动将另外提出报告书。


以上,即关于【荒霸吐事件】的全部内容的报告书。此报告书为内务省第九番机密资料室管辖,严禁没有许可的阅览与带出。


 


以上


 


 


 


资料番号:伊-41-90-丙


<荒霸吐事件中少年异能者的活动始末>


 


报告者:内务省异能特务课·参事官辅佐 坂口安吾






END




镜离襄:

占tag致歉
日啊太恶心了,我乐哥做错了什么啊就这样搞他
主办方丑恶的嘴脸都宣传出去
摸摸太太不生气不生气

不行不行帅的太过了啊!!!!!!零看见我在暴风哭泣了吗!!!真是帅到天怨人怒啊!!!!!我要吹爆你啊.・゜゜・(/。\)・゜゜・.(((o(*゚▽゚*)o)))(❛ั▿❛ั *≡*ᵕ◡ᵕ)ィェィェෆ⃛

转载自:100%进口原味纯榛子酱

【翻译】文豪野犬剧场版dead apple小说版太中高潮剧情

超级棒啊!!!!好好吃!开心落泪.・゜゜・(/。\)・゜゜・.

金蔷薇の庭:

翻译了一下文豪野犬剧场版dead apple 小说版的


太中高潮部分剧情


这是这本书





渣翻译!语死早!




有超级彻底的剧透!




有非常露骨的剧透!




有涉及关键剧情的剧透!




不想看剧透请三思!




请三思!




请三思!




请三思!




我只翻译了太中高潮那一段,就是传说官糖能砸晕人的那一段!


插图我会配小说插图和剧场版公式书插图




我不混圈,我也不知道有没有人翻译过……如果有就无视我




一直从空中卫星观察骸砦(骸谷堡垒)的异能特务科也第一时间发现有龙出现,顿时,特务科的通信室里操作员的悲鸣声此起彼伏。


「特异点异常值正在升高!」被恐慌和焦急浸染,操作员紧张地看着正在侵蚀画面的测量值。「现在是六年前的2倍、2.5倍……还在上升中!」


身为负责人的坂口安吾,对着那亮起的代表危险度的赤色点灯露出了僵硬的表情。


现在,特务科已经使出浑身解数,之后就再无他法。话虽如此,也不能一直在一边看着。


用被汗浸湿的手一边敲打着桌子,在焦躁的内心不断祈祷的安吾问道:


「A5158现在在哪?」


操作员还没来得及回答安吾的提问,通信器那边就传来了通信的声音:


「别磨磨蹭蹭的了!下三滥!」


「——!」


 


「这不是正好的暖场吗!」


中原中也——方才透过通信器冲坂口安吾叫嚷的男人,就是那个代号为A5158的异能者,他的嘴角浮起一丝微笑。


这里是横滨的上空。


在这个雾气升不到的高度,有一架嗡嗡作响、滞空的异能特务课的机密作战用运输机「鸿鹄」,螺旋桨搅动着风发出轰鸣声。咣的一声,门空洞地摇动着,中也慢慢推开了舱门。


清冷的晚风扑面而来,圆圆的月亮映入了中也的视野,今夜无云,澄澈夜空中浮着的月亮,如此美丽。


在美丽月色映照之下的是,在雾中矗立的横滨和正在试图把横滨吞噬殆尽的巨大的龙——如此梦幻的景色。


但是雾气和龙都是现实,毫无疑问毁灭已于此齐聚一堂。


 


「中也君。」


冲着眯起眼睛望向横滨的中也,安吾的声音从通信器中传来,


「恐怕太宰君已经被抹杀了,你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吧?」


一边听着安吾扼杀着感情的声音,中也将自己的手套脱下,


「无所谓。」


他的嘴巴动了动。


「这样可以吗?」安吾再次发问,「就算无法收取作为事后取我性命的报酬?」


「别得意的太早。」


中也用高过安吾发言的声音告诫道。


独自一人,准备从横滨上空降落的这时中也的表情,谁也没有看见。传到安吾耳中的只有他平静的声音:


「……六年前,你这家伙是个跑龙套的潜入搜查官。」


中也用一种谅解的口气继续说道,


「就算你当时反对澁泽的投入,也没有人听你的话吧?」


「…………」


对着通信器,安吾一时语塞。


这虽然是我的玩笑话,中也自言自语般地嘟囔了一句。


 


「太宰那家伙,毫无疑问,就在那个里面。」


中也正在注视着的,就是那个在横滨暴走的巨大的龙。太宰被囚禁在那个龙的身体中,中也的直觉这么告诉自己。


 


「不揍他一拳我咽不下这口气啊。」发出这句宣言后,中也简短地说了句,我挂了,便切断了通信。


 


「——……拜托了。」


因为自己的无力而咬紧牙关,安吾满怀悲痛的祷告般的话语,是否传到中也的耳中就不得而知了。


中也只是凭借自己的意愿站在鸿鹄的后部舱门处朝下方眺望。


「我们马上就要飞到目标的上方了。」中也快速看了一眼声音传来的方向,站在他背后的是一名把长发绾在后面眼角上翘的女性。对着穿着一身得体西服的她,中也用略加思考的表情看了看,扬起了眉毛。


「你是,那个时候的小姐。」


「我是辻村。」报了自己的姓名,辻村注视着中也,「你真的要去吗?」


「啊啊。」


「你不能去!」对于速答的中也,辻村瞪着双眼紧盯着他说,「那可是去下地狱哦!」


在辻村看来,所见之处的那条龙显然是超越人类认知的怪物,要是与它战斗的话是绝对不可能赢的。能力者也是人类。然而,若因为过于自信而去与之战斗的话——就是去送死。辻村如此断言。


「你这说的,因为吓破胆就回头这种理由根本对我行不通啦。」


态度坚决地说完后,中也向前迈出了一步,坚硬的鞋底发出响声。




「吓破胆就回头的好时机你知道是什么时候吗?」


中也发问道,他的外套被风鼓动起来,大幅地随风飘舞。


无法判断中也这句问话的意图,辻村困惑地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没有这种时候啦!」


「!」


像是要把辻村的困惑一刀两断似的,中也说完便跳下甲板,他的脚步没有一丝犹豫。


就像已经确信了自己的下落路径一样,中也在空中飞翔着向下坠落。


风压向他袭来,气流切割着皮肤。


他觉得他和那只正在蚕食横滨的巨龙,对视了一下。


中也静静地发出了声音:


「汝,阴沉污浊之宽恕,愿吾不必再次苏醒……」


话音落下,中也的两腕开始生出异能的印痕,异能的印痕发出耀眼的光,光越来越强,在中也的全身四处奔窜,庞大的力量喷涌而出,污浊发动了,中也自己已经无法停止它了。


为了不触碰到雾气,中也用重力维持着自己,他在一栋楼的楼顶落地,同时将那栋楼整个破坏掉了。


中也将脚下的混凝土割裂,混凝土的碎片一下散开,在空中飞舞。


他将破碎的混凝土碎片作为踏板,就像踩在浮在空中的台阶一样,向龙冲去。





「好厉害……」被留在鸿鹄里的辻村一边确认中也的动态一边无意识地嘟囔着,「速度超快地上升着呢。」


同样通过测量仪和卫星画面监控的安吾,通过通信器对辻村说道:


 


「他的异能是重力操作。」


中也的异能是《污浊了的忧伤之中》。中原中也所拥有的异能,是异常强大的力量。


「但是。」安吾沉痛的声音传来,「当他发动那个把自己变成重力粒子化身的污浊状态之时,他是无法自我抑制或者解除的。」


「直到死他都会一直持续暴走吗?」辻村变了脸色。


通信器那端的安吾,静静地表示了赞同,「唯一的解除办法就是用太宰君无效化的异能,但是太宰君已经……」


「怎么会这样……」


安吾也好辻村也好,已经没有更多要说的话了,他们只能注视着以可怕的势头驱散雾气的中也的身影,在一边默默守候着。


 


在辻村和安吾,还有异能特务科众人的守望下,中也在空中漂浮的混凝土碎片上跳跃,向着龙的正面冲去。


感受到中也的气息,龙转向了中也的方向,它的尾部放出了无数的光线,数十道光线变为了龙的形状向中也袭来,将他捆了起来。


然而,中也从内部将他们破坏了。


他弹飞了囚禁自己的牢笼,右手生出了巨大的重力子弹,将拥有强大引力的枪弹朝着龙的鼻尖扔了过去。


同时,龙也从下巴发射出了光弹的攻击。


冲突一触即发。


重力子和光弹互相碰撞,冲击波四处喷发。光芒充斥着天空,中也的身体也被弹飞。连操纵重力的空隙都没有,中也从空中直线坠落,摔倒了地面上,将石阶被重重地砸成两半。


 


中也的身体石阶上躺着,一动不动。


龙将张开的嘴闭上,把光弹收了回去。


数秒的攻防战的结局,龙和中也的战斗已经见了分晓。


 


但是,下一个瞬间。


 


在雾中,突然出现了拿着巨大之物的中也的身影。


中也手里拿着的是―――大楼。


大楼简直像完全无视重力般浮在空中。


中也,手持超过三十层楼以上的楼房,冲着龙揍了下去。


一击。两击。


发出野兽似的呐喊,中也用大楼痛殴着龙。矮小的身体正在进行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大规模战斗。





受到了楼房这样有很大重量的物理攻击,龙再次射出了光弹。


这是从龙仗着的嘴中发出的,第三次攻击。


中也趁机把整栋楼塞到了龙的嘴里。


 


激震发生,大楼塞住了龙,龙破坏了大楼。


由超浓度的能量体组成的龙和重量巨大的楼房激烈冲突,空间都发生了扭曲。


在龙的喉咙深处闪耀着的光弹由于失去了目标,在内部爆发了。


瞄准了这个间隙,中也扬起了拳头。


将全心全力注入的重力子弹袭向龙。


「太宰!」


叫声震动了大气,子弹将龙的身体打穿。


龙的身体发生了扭曲,,似乎承受不住的样子全身化成了光芒。


闪光四射。


龙消失了,取代而之的是满天真红的光芒。


像被灼热的火焰烧灼一般,雾气被一举吹飞,骸砦一带被光包围,在眼睛被灼热光芒闪耀的过程中,骸砦慢慢地失去了它的形状。


由曲线描画的塔楼折断了,漆黑的阴影迎来了毁灭。


在声音传达不到的光的尽头,残留的碎片正在脆弱地崩坏。



 


另一方面,在龙消失的光芒中心,悬浮着太宰的遗体正向中也飘来。





全身的血液涌了上来,中也握紧拳头,高高举起。


抡起的中也的拳头,朝太宰的脸颊揍了过去。


这粗暴的举动,使太宰背后插着的小刀(上面有毒)落了下来。


发出东西突然裂开的声音。


简直就像是含在嘴里的胶囊,因为被揍了的冲击而崩裂的声音。


外表由纯洁的白色和有毒的红色构成的胶囊。


胶囊在太宰口中裂开,里面的药液溢出,粘滑的液体流入了太宰的喉咙。



 


过了不久,修长的手指触碰了被污浊侵蚀,变得像野兽一般的中也的面颊。


立刻,中也的能力被无效化了。



 


「……你是因为信任我才使用了污浊的吗?我都要感动哭了耶……」


冷静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那是直到刚才都是死亡状态的太宰的声音。


听到他的声音中也并没有感到吃惊,中也回应道,


「啊啊,我信任你啊,还有你那该死的生命力和坏心眼。」


现在中也身体上的污浊已经完全消失了,多亏了太宰的无效化。


太宰碰了碰自己被打的一边脸,戏谑地笑了。


「你叫醒白雪公主的方式,稍微有些粗暴呢。」



 


「明明你都预见了我会揍你,还在嘴里藏了解毒剂……」


中也嫌恶地说道。


一切都在太宰的预料之中。


包括费奥多尔假装和太宰合作然后和澁泽勾结,澁泽和费奥多尔联手毒杀太宰治的事,也预料到了异能特务科会招募中也,中也会揍已经死亡的太宰治的事。


不管怎样,一切都在太宰的计划之内。


龙的残骸变成的光芒正在逐渐消失,构成骸砦的大大小小的无数碎片落了下来。


太宰的身体也和那残骸一同落了下来,而在他上面的中也也落了下来。


 


以压在太宰身上的姿势,中也趴在了太宰的身体上,由于感到焦躁他皱了下眉,试图活动失去力量的身体,从太宰的身体上离开。


放开我。中也朝太宰低语道,太宰却制止了他。


「不要动。」


「啊啊?」


为了不让中也动来动去,太宰用手按住了中也的头,中也的脸扭曲起来。


太宰一边环视周围,一边告诉他,


「雾还没有消散的样子,在这个状态下从你的异能下保护你(防止你的异能因为雾气分离)的状况你就谅解一下吧。」


听到太宰说的话,中也吃惊地动了动眉毛:


「……怎么事情还没有结束啊?」


「啊啊,……恐怕是这样,从现在才正要开始呢。」太宰用认真的表情点点头。


「可恶……」中也不甘心地低吟了一句,想要起身,但是因为太宰摁着他的头,他完全动不了。


「我现在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了。」


因为到了极限,中也失去了意识。





在昏迷前中也瞥见了太宰正在看向骸砦的残骸那边。


崩落的塔楼前端还有部分残余,在废墟之上高高突起。


似乎想要看见塔内留下的某人一般,太宰沉吟道,


「都读到这里了……但是在这之前,他才是决定因素。」


在塔的前端,有暧昧的光芒开始从那里放射。


 


夜空还没有变白,宴席还没有终结。


龙在静静地变换着形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