骄阳与森

白毛配黑毛 有事无缺 无事有缺

涉与零的相处模式

零零零零零零!!!!!!!

skjald:

*涉厨角度看零,肯定会有偏颇,对零厨表示抱歉m(._.)m  零涉零cp向


*他俩同时出现只有日日日写


*欢迎讨论,请带证据


*借用了一些太太的翻译,知名不具,感谢


前篇:涉与夏目




写在前面:投喂快把我敲死的基友们。我知道把这篇写出来,你们会放过我一阵子,但一写他俩,我脑子是又乱又空,写得非常不顺,所有手边的资料都仿佛失去了参考价值,因为他们之间没有语言,又亦或难以找到合适的语言去描述这种关系。。。。。。。抠半天就说过4次话的两个人,我居然要写一篇,意识模糊ヽ(`Д´)ノ︵ ┻━┻ ┻━┻ 


我本来想把他俩关系里的方方面面都写了,结果写得脑子都要炸,所以这篇就只写一个点——作为朋友的私交相处模式。其实写这个比较虚,剧情不多话不多,而且最重要的是:只有结局,没有开始与发展。涉和零相处是种已经步入稳定期的模式,甚至外界的动荡都没能撼动这种模式,我很惊讶也很好奇他俩是怎么认识与相知才能形成那么稳固的至交关系,希望日日日哪天能着笔(没有的,不存在的)。


由于零涉零是我最喜欢的cp,总觉得写的时候可能cp滤镜摘不掉,还是标注一下方便你我。






涉和零的相处模式总结三个特点是:真我、互相理解不必多bb、争抢主动权。


 


真我这个特点在别的奇人身上体现得不明显,因为他们多是因为和凡人思维交流不畅或有顾虑而表现得没有在奇人面前那么随意。但这点在涉身上非常明显,体现为他不再甚至排斥戴任何面具假面或特地扮演特定角色。涉心防很重,又有异于常人的思维和情商感情系统,很多人不知道怎么和他交流才是有效的。他非常希望有人能理解他表达感情的方式,听懂他的声音,踏进他的王国。他也是人,也希望别人来满足他的期望。奇人成了第一波满足他这种诉求的人,然后由于零的定位和性格,他成了涉最明显的真我表现对象。


零非常习惯性去洞悉对话方,乃至一针见血地指出对方的用意和问题,涉刚好是满嘴跑火车却对真意完全不懂如何表达的人。由于涉说话经常避重就轻云里雾里,零或者引导涉说出他想知道的情况,或者观察涉的动向,或者从那些纷乱的言语中找出自己想要的答案,而且对付涉全部用直球,完全不给他搞岔的余地。涉说话至今我只见过零愿意耐心倾听,能够解码出他本意,甚至愿意陪他搞事,他们交流顺畅到有时连语言都不需要,所以经常零说一句涉恨不得回十句,非常努力表达自己的所思所想所爱。


涉身上有些在凡人面前很奇葩的特点,在零面前会明显收敛很多,这个和零的有效交流分不开。艺术组(宗、涉、Leo)里,涉其实和Leo一样有明显地不顾场合发散思维和艺术的表现,而且肾上腺素一上来,八匹马都拉不住。只是Leo灵感一上来他就要提笔作曲,涉感觉一上来忍不住要吸引大家的目光,最好表演一段。在别人看来涉就显得特别吵又烦,还很羞耻很ky,但阻止的话经常都和涉无法对接导致事态加剧,但零基本一句话就能让他意识到自己不能再沉浸于自己的世界里,这是因为零和他说话时没有负面情绪,直接踩重点,顺毛撸,把主动权紧紧抓自己手上。


统一举一个例子:水族馆,「叫上朋友吧 第5话」。这话一开头就是涉看到水族馆的精妙设计人来疯发作,零这个时候的台词是「首先注意到演出呢,日日树君,吾等不是普通地来水族馆玩吗?」。零这么委婉地劝告,也没有抗拒的表情,不会让涉产生对方拒绝的反应好有趣我要更努力逗人的想法,而且直接告诉他「普通地」来水族馆玩,涉立即对普通有反应,会对自己发作感到抱歉并且对周围做出补偿。借着这个开头,零拿到了话语的主动权,在接下来的一段对话里,他基本都用一个承上启下并要求答案范围的模式,套出他想知道的涉的情况,最后得出「汝没有忘记吾等五奇人的情谊」这个结论打断涉不停balabala说自己近况。当时我看到这话一头??????什么?涉有说啥你得出这结论,就算向奏汰买个票也得不出这结论吧,你们说话怕不是少了三百句OTZ然后就开始怂恿涉多坑坑英智。。。在水族馆和追忆2的剧情里都可以看到零喜欢理解就不多bb,直接打断或岔开涉说话的场景,有时候真是拯救了涉这个语死早。


 


零从小就一直被人当神一样崇拜,所有人和他相处久了就变得爱依赖他,奉其为典,不爱独立、思考,成为他的附庸。他非常希望有人能与他并肩翱翔,那怕是有「像他那样厉害」的想法也好,他只是人,不希望单独肩负着所有人的未来,希望有自己的人生。奇人成了第一波满足他这种诉求的人,然后阴差阳错地,涉成了强行脱离他的庇护,帮了奇人一把同时也帮了他的那个。这点我一句话说不清楚,最后决定另开一篇来说。但是涉敢在太岁爷头上动土并且超级没有羞耻感这些特点就形成了零与他相处过程中的特有模式,让零都端不住架子,一起嬉闹,有时还陪涉搞事,甚至比他还没下限。


涉是个对越亲近平等的关系,就越爱耍小聪明撒娇得寸进尺的辣鸡,而且他特别在乎主动权,主动权这点是无差别的,涉只要没有占领某件事的主动权,他就会开始撒泼搞事抢夺主动,争不过就慌张心虚起来。零是个长期处于领导者地位的人,控制欲比涉强多了,何况是主动权,他争斗主动权方式一般是转移话题、装傻、下套,放比对手更大的招,争不过就会害羞逞能说大话。两个人势均力敌,经常就在这上面闹起来,互相爆对方黑料,爆自己短处,给大家增加福利。


例如:奇人池「终章1」。涉给零化妆回二年级的外表,宗觉得零应该连说话语气都复原一下,零装傻不想做,涉就演二年级零说了段经营台词,逼零就范,最后甚至夸零可爱到他直接炸毛。水族馆,「一起开心地玩吧 第4话」。涉非常开心地要给日向签名,立马被零吐槽老是反应过激被后辈嫌弃,还来抢自己后辈,涉就开始撒娇抱怨说你让我一个也不会怎样,并表示要把衣服都签满。他俩你来我往,主动权在两者之间不停交换双口相声是在零三星故事池「众神的嬉闹」里,甚至追忆2那种极端环境下,涉和零话语主动权都在两人之间转了四五个来回。




补充一个小tip:涉和零互相关心模式。零关心涉一般都特别直接,想了解啥就问,还完全不给他糊过去的机会(水族馆);或者满足他最需要的,充当精神支柱(追忆2)。涉关心零的方式在涉的关系或是零的关系里都显得非常特殊。涉会给零提一些长期持续对其有关注了解才会提出的建议(这点基本每次都会出现),而且他会插手维护零不受伤害(最明显一次是奇人池奏汰询问零为何变老,涉立马出声打断奏汰的询问),甚至会对零周围的情况感兴趣(追忆3)。




日日日在采访里那么描述三奇人「虽然选的时候相当随便,但是结果刚好分成了“敌人·同伴·第三势力”并以这样的结构活跃了起来」。无论对哪方而言,明面上涉和零都是「敌人」和「同伴」两者之一,但他俩却同属于「五奇人」甚至「三奇人」。在外人看来应该老死不相往来的立场,却生出了最安定而亲密的好友关系。我相当惊讶日日日居然就这么放过了他们,有时不禁感慨不愧是奇人,思想觉悟高、理解迅速、互相尊重、沟通顺畅真的是维持友谊极好的支柱。

评论

热度(206)